English/中文
 

晓刚变了

王栋栋

     9月26日,佩斯北京画廊推出了张晓刚的最新个展“史记”。在此次展览中,张晓刚利用光滑的不锈钢镜面作为架上作品的基本载体,以丝网印刷为主要、语言,回避了之前常用的油画语言,从而凸显了张晓刚作品的另一种面貌。在我们的印象中,张晓刚一直是以油画作品见长的。实际上,在中国艺术界以油画见长的艺术家占大多数;在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中也是以油画占主导地位的,这就意味着画油画的艺术家更容易进入市场,因此这样的现状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许多艺术家在艺术语言和材质上固步自封,迟迟不能拓宽视野。所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要想在艺术上走得前卫,就不得不舍弃很多现实因素;要想得到市场的宠信,当然也就难以超越现实而凸显前卫。不过“前卫”一词用于今天这个多元社会,也显得牵强。但是没有了“前卫”,我们不妨还可以看看,今天哪些艺术家在创作道路上主动坚持变化?无疑,张晓刚算是有变化了!他在此时回避了油画语言,也就表明回避了自我的常态,回避了市场的常态。

    一个艺术家在自我创作的历程中,有时候会产生内容的变化,有时候会产生语言方式的变化,显然,张晓刚的变化属于以材料为中心的语言的变化。他以不锈钢镜面材料的质感转换原本的油画内容的质感,将原本充满个人痕迹的画面以机械的方式再现,并使原本的惯性创作过程得到颠覆,可以说这是一种在架上的“反语言”,这使我们想起安迪·沃霍尔的方法。但他没有像沃霍尔那样将个题材无限不断地复制,使其达到消解经典的目的,而是将历史的题材做唯一的复制,使历史烙印在另一个载体上,并制造出对历史的重新幻想,这实际上是在塑造一种经典,也是与沃霍尔在创作观念上的根本区别。对于历史有特殊情节的张晓刚,他在“新材料+旧内容”的视觉呈现上重新突出和强化了他一贯的关于历史的主题,又使历史在今天这个倡导新标准的时代穿上了一件新衣。

    艺术在杜尚以后,其发展基本上可以认为是两方面的变化,一则在艺术品内部的语言变化,一则在艺术品外部的观念的变化。张晓刚的变化属于以材料为中心的语言的变化,同时也具有塑造经典的观念特征。那么,张晓刚的作品是代表了一种前卫方向,还是象征着一种传统观念?……无论如何,变化是一种转型,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呈现自我,是追求不断思考的结果,特别在今天这个崇尚“快餐”,淡忘历史的时代,变化就显得重要了!

 

(刊登于《缪斯艺术》,2009年11月刊,第11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