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中文
 

  碎花中的个案(节选)

蓝庆伟

 

……

20102月,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失忆与记忆:张晓刚书信集(1981-1996)》一书,敏感的人不免会提出种种的问题:一份个人的书信集能说明什么问题?凭什么是张晓刚的书信集,而不是其他人的?这是否是一种信息强加?作为一名中国当代标志性艺术家在整个社会变革的大背景下成长起来的典型个案,张晓刚及其所代表的西南艺术家群体乃至那个年代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在迷茫困惑时所持有的独特艺术精神与追求,是中国当代艺术创作环境渐变过程的缩影。对此,张哓刚对这本构成自己记忆的书信集有着独特而又悲壮的自我认识:“有幸我和我的朋友们曾用通信的方式保存了我们自身生命过程的痕迹与状态,每次重读这些信件时,面对青春和岁月却难免会有某种痛楚而又自慰的复杂感觉。他们究竟有多大的意义和价值似乎已不太重要了,值得珍惜的是他们曾如此真实而又贴切地与那个时代共存过,虽然无法‘代表’什么,但却证明着生命在存在中所面临的种种烦恼和质疑……不敢奢望此书能对他人有何用途,为了那些曾经狂热、惶恐和常常显得沮丧的记忆,为了今天无奈的被迫的失忆,重新整理这些几乎要遗失的残缺散乱的书信,以此纪念生命,纪念青春,并对我们多变的生活开始做一个起码的交代……”记忆并非是主观的臆想或神秘的残渣,更不是受记忆者任意摆布的玩偶,它是社会行动者及其能力的体现并督促人们重视它,记忆往往会主导进行中的历史。

……

(刊登于《世界艺术》20105月特刊,第1718页)